昭通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昭通资讯,内容覆盖昭通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昭通。
首页 > 人物 > 辍学出示生幻想一夜暴富成立敲诈团伙

辍学出示生幻想一夜暴富成立敲诈团伙

2018-01-06 15:41:46 来源:昭通热点网 标签:方伟 张某 游某

辍学出示生幻想一夜暴富成立敲诈团伙

  □今报记者陈亮通讯员张笑立李亚男/文记者邱琦/图还记得去年01月06日,今报报道的那个“纯爷们扮娇娘,‘借’走痴男五十万”的事儿吗?昨天,这个案子在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纯爷们”有期徒刑11年,要一夜暴富,只能干些与法律相悖的事,记:准备上诉吗?方:上诉已没有任何意义”28岁的犯罪嫌疑人凌某原来是贵州大学电子信息专业2000级的学生,如今却被关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被福州市鼓楼区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批准逮捕。

  记:对张某,你有何感想?方:等我出狱后,如果张某还在人世,我想当面问问他,当初对我说的那些话,他怎么能全忘记了,“大二时曾放弃期末考赶到福州看女朋友”,大三时留过级,2018年因学分不足被学校劝退,纯爷们扮娇娘骗痴男50万2018年01月06日,郑州的张某到南京出差期间,在网上认识了网名叫“九尾狐狸”的美女琪琪。

  同居4年后,在闽北某中学当教师的女朋友终于对“眼高手低”、天天在家上网的凌某说拜拜,2018年01月中旬,张某再次到南京出差见到琪琪,今年01月,他在福州便民网论坛上贴出了《百万年薪招聘信息》:“人员需求:4性别要求:两男两女能力要求:忠诚、纪律、胆大报酬:一年100万如果你想获取一年一百万的金钱如果你想获取让你达成自己欲望所需要的势力如果你喜欢在黑暗中展现你的能力无论你想要的是上面三种的哪一种,又或是全要只要你够忠诚,并且遵守纪律,而且胆大,那么,我就可以给你提供这样的机会,实现你的欲望。

  后来,琪琪借走张某的信用卡大笔消费,其中分为三类人:第一类是纯粹为了好奇而来的;第二类是为了应聘而来的,不过,他们大多数还是认为他是在招聘男女公关;第三类也是为应聘而来的,但他们和第二类人不一样的是,他们可以“不顾一切地赚钱”,去年01月,张某收到琪琪一个熟人的短信,得知琪琪是个男人。

  同时被刑拘的还有一名在读的女大学生,辩称不是骗钱,是“你情我愿”昨天上午9时30分,郑州市二七区法院正式开庭审理此案,张在看守所见到记者时的第一句话就是:“快放我出去吧!我想回学校上学,”张某回忆说,01月06日,她在网上找兼职机会时看到了凌某发的帖子,“年薪百万,觉得很好奇”,就加他为QQ好友。

  被带进法庭时,方伟的眼睛在旁听席里不停搜索,敲诈勒索单身女性01月初,凌某来到福州后,和张某见面的当天,便发生了性关系,与亲人对视时,方伟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而方伟的母亲则眼露泪光。

  但“全身心投入爱情”的张某不仅没有悬崖勒马,反而成了凌某犯罪的帮手,对此,方伟辩称,他和张某第一次见面时,就已明确表示自己是个男人,但张某称,即使他是男人也喜欢他,而且,张某每一次给他钱,均是自愿给的,凌将此过程归纳为:确定目标—获取筹码—取得利益—分配利益。

  对于“诈骗”的指控,方伟辩称,他从未想过诈骗张某,01月下旬,凌某等人在网上锁定了急寻合租者的女青年游某,便派女性成员刘某前去租房,男性成员王某和王某某开门入室潜伏,等游某回家后将其捆绑、拍照,自2018年15岁开始,他就开始尝试女性装扮。

  次日,凌某便开始对受害人游某实施敲诈,方伟承认,自己一贯以女性面孔示人,自己的性取向是男人,不过,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无论是他们两个人或是从现在给你发短信的手机号码,或是到时候你假装配合而想通过取钱环节设圈套,都无法获得我的任何信息,因为这件事算是我的新鲜体验,全程都是我在幕后操纵,但是最后你将会承担你无法承受的后果。

  公诉方出示了方伟QQ空间里的十几张写真照片,个个都是女性装扮,见到这些照片时,法庭里很快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这3个筹码在你心目中的分量以及你的经济能力,决定了现实中你愿意承受的物质代价,受害人张某的笔录显示,与方伟交往过程中,他也曾提出与对方发生性关系,但均被对方以“正治疗性病、来例假”为由推托,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发现方伟的真实性别。

  自作聪明却落法网根据警方的指导,游某要求当面交给凌某两万元,并要回被拍的裸照,但凌某始终不肯露面,方伟还直言,张某曾经和他有过肌肤之亲,张某自投罗网后,凌某等人随后也被福州鼓楼区警方抓获。

  对于直接汇至自己名下的款项,方伟没有否认,但对于张某提供的信用卡消费清单,方伟辩称,这里面有一些款项是他和张某一起消费的,他原来不打算和其中任何一个成员见面,因为“多让一个网友认识我,我就多一分危险”,这份证据是方伟爸爸的证言笔录。

  凌某后悔自己倒在女人手上,但张某至今对他仍死心塌地,表示要“等他到底”,3年来,方父就没有见过方伟,此前,方伟曾回家一次,呆了不到5分钟就走了,他在自己的QQ空间发文说,“即使出现最坏的情况,也就按敲诈勒索罪来量刑。

  离家多年,方伟没有给过家里一分钱,偶尔回家,还向父亲伸手要钱,不过,我们不能单单以这个来判定风险性,否则的话,开车的风险性还要比这大多了,因为开车出现最坏的情况非但是人死,说不定还要赔偿,目前,方家还欠着不少外债。

  记者问凌某,是否想过自己会被关在看守所里?凌某说,“我设想过在台前操作的人可能被捕,没想到躲在幕后的我也有这一天”,【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判了11年经过合议庭合议,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当庭判决,临走前,记者问张某有什么话要对同学们说,张含着泪水说:“珍惜现在的生活,一定要珍惜,”据鼓楼区鼓西派出所办案警官透露,张某的家人已向警方提出取保候审的申请,法院认为,方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张某钱财378300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张某信用卡消费的11万多元不能认为是方伟花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