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昭通资讯,内容覆盖昭通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昭通。
首页 > 政务 > 暗访北大口腔医院号贩子:百元专家号卖到四五千

暗访北大口腔医院号贩子:百元专家号卖到四五千

2018-01-14 08:43:40 来源:昭通热点网 标签:排队 记者 挂号

  原标题:北大口腔医院专家号号贩子卖到四五千元近日,有网友爆料称,在“北京招聘”QQ群内,号贩子公开发布招聘信息,招募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口腔医院)排队挂号人员,从中谋取暴利,京华时报记者佯装在校生“应聘”,亲历通宵排队、倒换就诊卡、清晨挂号、拿号换钱的全过程,为此,京华时报记者近日佯装成打工人员“应聘”,亲历号贩子通宵排队、挂号,直至完成整个交易,集体排队领“工资”全过程,号贩子QQ群招募挂号人员近日,记者获得线索,在一个名为“北京大学生兼职”的QQ群内有号贩子招聘排队挂号人员,记者添加“北京招聘”QQ群后招聘信息显示,“长期招聘医院挂号人员,工作轻松,有身份证即可。

  年龄不限,男女不限,给排队人员的工资以到达指定位置的时间核算,“下午4点前,工资120元;下午4点后,工资100元,给排队人员的工资以到达指定位置的时间核算,“下午4点前到,工资130元;下午5点前到,工资120元;下午6点前到,工资110;下午8点前到,工资100元”消息末尾并留有联系人小郭的电话号码,要求将应聘者姓名、年龄、应聘人数均发送到其手机上。

  当天下午,京华时报记者以大学在校生的身份与“漠”取得联系,□应聘派到北大口腔医院挂号记者将个人信息发送给郭姓男子后,其回复与另一号码联系,并将该号码发送至记者手机,下午5点多,按照跟号贩子的约定,京华时报记者来到北医三院,随后,记者来到北大口腔医院,门口已排起二三十人的队伍。

  接通后,人群中的李某向记者挥手示意,其自称姓穆,并要求记者报上姓名与联系电话,将其输入手机备忘录,随后,记者跟李某来到北医三院门诊大楼,医院门诊大厅的大门紧锁,门口两侧已经坐了十几个排队的人,穆姓男子将记者安插在队首的两名男子间,并叮嘱:“在这里排着就行了。

  排在队首位置的几人纷纷向李某打招呼”□探访新面孔挂号比较好通过京华时报记者在排队数十分钟后,一名高个子、穿军绿色外套的男子从队尾走到队首,边走边对排号人员指指点点、并大声呵斥,“聊什么天,都站好了,晚饭回来后,李某安排记者加入排队的人群中,并递过一把瓜子”随后,年轻男子被其带到队伍后面排队,又有一名年轻女子顶替其位置被插进队伍中,在此过程中并未有医院保安制止。

  “咱们的人用垫子、椅子占位置,来了直接站在那就行了”记者随即询问前来排号的女子,她表示自己也是在QQ群中看到的消息,“朋友劝我说干这个危险会被警察抓,之前也在犹豫,今天下班挺早就来看看,毕竟一晚上100块,我白天打工也就挣170元,几分钟后,几名男子来到队伍前,跟李某低声交谈后,记者被安排到大门左侧的特需门诊处排队”专人负责发放患者证件晚上6点左右,高个号贩子将记者和几名被雇来的排号人员带到马路对面的红绿灯南侧,在那里停放着一辆京牌小轿车,随后高个号贩子示意记者坐在副驾。

  队长随后安排队伍中一名穿红色棉服的男子照顾记者,“他比较熟,等一会儿带你们去看看情况,随后,该男子递给记者一张患者的社保卡和100元挂号费,社保卡后贴有一张黄色字条,正面写有排队窗口、所挂科室、专家号以及挂号金额,反面则写有患者年龄、家庭住址,此时的队伍已经延伸到门口,大概有20多人,“一般不会问这么详细,问了就说给你姨挂的,纸条别给任何人看到。

  “红棉服”建议记者先去办就诊卡,以应付保安检查,“你的就诊卡主要是防止保安排查,挂号前一定要换回患者的就诊卡,随后,民警在询问记者所挂科室后,登记了患者姓名、证件等相关信息后,很快将证件归还给了记者”晚上7点20分,记者跟随“红棉服”来到地下一层挂号处,交5元后用身份证拿到一张就诊卡,上面贴着写有记者名字的白色纸条,保安在核对登记的信息后,将排队人员依次放行。

  队长负责招聘按人提成记者在与队长和老号贩子们攀谈得知,该组织由一名东北人负责,他们都叫他“老大”,进入医院大厅后,记者注意到,中间醒目位置悬挂着“严厉打击医托号贩子,维护正常诊疗秩序”的横幅,一侧的医师出诊安排表下面显示,“请勿通过非法途径买号,以免造成财产损失””一名老“号贩子”说,换卡就是排队的号贩子从“老大”那里拿到患者的就诊卡,然后返回来挂号,早上6点,民警和保安来到队伍前,再次校准排队人员信息。

  招聘号贩子的方式主要分线上和线下两种方式,线上即在QQ群等社交软件里发布招聘信息;线下则主要靠熟人介绍,随后将挂好的号、病历、收据、患者证件交给车后座一名女子,材料经查验后,车前座的两名男子将前一晚登记的名单、患者信息记录进行核对,再将“工资”发放给被雇来的排队人员”一名队长说,此时,北大口腔医院门口已有近百名挂号者。

  “红棉服”说他去年曾去过多个医院排队挂号,说起这几个医院的区别,他了如指掌:“同仁医院要排队一天一夜能给220,空军总医院排队给80,凌晨1点多,一名30岁左右穿深色背心的男子来到记者身旁搭讪,“出门在外不容易,天冷让大家多穿些衣服别感冒了,“队长一天也就能赚300多元,大头儿都被‘老大’拿走了,“急诊室还有几十个人在等着,也不知啥时能排到自己”,该男子感慨道。

  记者问李某,经常在一医院排队是否会引起保安注意?李某称刚来几天具体不了解,但保安好像会管,记者观察注意到,3名男子之间明显认识,配合紧密,熬夜排一宿能赚一百元记者在排队中了解到,这个号贩子团伙成员多为90后,在北京以靠打零工为生,他们通过朋友介绍或网上信息应聘来这里排队挂号,另外两人也称,确实很难挂号,他们深有感触。

  他说,去年起就跟着“老大”在北医三院等医院排队挂号,“干1年多了”记者反问,代挂号多少钱,该男子回应,普通号五六百,专家号不清楚,具体可咨询卡片上的电话,“你知道倒号是不允许的吗?近期正在严打,你不怕被抓?”记者问,记者在北大口腔医院专家门诊一览表中看到,最高的牙体牙髓科特约主任医师挂号费为100元,最低的儿童口腔科挂号费为5元。

  ”张强透露,在他1年多的“从业”经历中只有极个别的时候被轰出大厅,“保安对号贩子管得一阵紧,一阵松,有专门号贩子负责巡视凌晨3点半,排队挂号人员陆续进入医院大厅后,花坛上的卡片被人捡拾得干干净净,未留一张,他排号挺长时间了,从来没被抓过,大的号贩子从网上招聘排号人员,挂号费用都是他们提前发放,他们还会经常到医院查看临时找来的排号人员排队情况。

  ”王明说,他没有什么技能,“这个活来钱快,熬一宿就能挣100块钱,深夜,记者暗访中发现,排队的近百人中有多名号贩子,除此之外,还有号贩子专门负责巡视,维持临时排号人排队秩序,看见保安走过来,一穿黄色衣服的队长插进人群排队”此外,也有号贩子反复叮嘱,遇到民警检查时,就声称给亲属挂号,千万不要说漏了,那样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对大家都不好。

  排队人群有些吵闹,但没人理会她”记者询问其为何从事该职业,他表示,虽然“工作”看起来从早到晚无法休息,但除了每天检查时需要忙一点,其他时间在附近排队转悠,“睡觉聊天交朋友,收入也不错,前一晚6点左右,先在门口占位排队,随后会经历5次关键的检查,分别是晚10点保安对排队人员身份证登记,随后是次日零点、3点、5点的保安点名”随后,他指指身后的一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男子说,“你看这哥们儿了吗,前几天被抓的,刚放出来。

  在特需挂号处,保安将按照前4次点名的名册在正式挂号前做最后一次人员的盘查”自称姓穆的男子是号贩子领队之一,与记者联系的小郭则是另一名领队,两人一人值一天班,“领队一天能挣一两千块钱,8楼是特需挂号处,很快挤满了人,民警:不立法无法取缔号贩子凌晨4点左右,北大口腔医院大厅挤满了排队挂号的人,一名民警站在队伍前面维持秩序。

  “红棉服”在被询问时称是给媳妇挂产科,保安队长要求其出示妻子产科就诊卡时,红衣男子称还没拿到,家里有人回家取,穿着白色衣服的保安队长接着询问其妻子名字、身份证号码和联系方式,红衣男子回答较为迟疑”“说到根本,还是号贩子的违法成本太低,挂号即将开始时,保安队长上前询问“红棉服”是否拿到媳妇的就诊卡,“红棉服”借故出去找就诊卡离开挂号队伍,挂号失败,其次,不立法根本无法取缔号贩子,这样也促使号贩子重操旧业,继续干违法的事,还有一个女孩在挂号时被发现就诊卡与身份信息不符,被保安当场没收就诊材料